学佛修行网——第三世多杰羌佛-如来正法

你念佛欲求今生成就吗?请不要成为愚痴可怜之人!

愚 人 可 怜
拉 珍

这两个问题本不想回答,但毕竟众生可怜,只能尽力帮助他们建立正知正见。


一.佛法与民族


有人向我提出来,说有一种舆论,似乎觉得密法只有纯正的藏族喇嘛才懂,只有藏族人才配当仁波且当法王,一说到哪个仁波且或法王是汉人,就皱起了眉头,鼻子里就有一种不屑的气息。而听到这些言论的非藏族佛弟子,也常常没了底气,觉得自己理亏似的。这简直是一种愚痴至极的想法,有这种思想的人,如果是初入佛门尚可原谅,如果是老修行,就简直不配做佛弟子,多年的修行完全是在混日子,对佛法一窍不通。

按照这类舆论的概念,应该说无论是汉族人还是藏族人还是欧美洲人都是不懂佛法的,都是没有资格学佛法的,因为释迦佛陀是印度人嘛,所以应该只有印度人才能懂佛法,只有印度人才有资格学佛法,是这样吗?佛陀传法还会有种族差别吗?佛陀眼里就只有印度族众生而没有其他族类众生了吗?如果是这样,藏族的佛法是哪里来的?汉族的佛法是哪里来的?鲜族的佛法、蒙族的佛法、倭族的佛法等等都是哪里来的?佛陀说众生都具平等佛性,却有人认为只有藏族人才懂佛法,这完全是对佛法的歪曲,对佛陀的侮辱!

显法也好,密法也好,都是佛的法,佛的法是为一切有情众生而说,是为一切有情众生脱离轮回的大事因缘而存在,佛的法没有种族、类别、地域、肤色、贵贱高低之分,只要是有情众生,就有资格学习和拥有与之相应的佛法,只要是学而有成,掌握了正确的佛法知见,具有了修行人所应具备的德格乃至圣品,修出了实际的佛法证量,具有无私的大悲菩提之心,无论他出身哪一个族,他都有资格成为导化众生的法师、阿阇黎、仁波且或法王。

很多人就是执著于形式主义的藩篱,而把自己的成就前途葬送在种种虚假的外壳中。我们要学的是佛法,不是学那些外表形式,他是藏族人也好,汉族人也好,其他什么族也好,我们要斟酌考量的是他掌握了真正的佛法没有。若掌握了真正的佛法,能够解救众生于生死轮回,管他是什么族类,管他是什么身份,他就是外星人,脏乞丐,那也是圣德,也是我们应该依止的对象。而没有掌握真正的佛法,无法解救众生于生死轮回,无论他汉族藏族,无论他有何等显赫辉煌的身份地位,他都是凡夫一个,跟普通众生没有差别,完全不是值得依止的对象。

在汉族佛教徒中,有证量很高,掌握著实证圣量佛法的圣德,如六祖大师、普青法师、法尊法师、能海法师等等,救渡了很多众生,但同时也有全无证量,水平极低的冒牌法师假大德,例如有个著名法师说空性就是太空中的星云炸开了,有个所谓大法师说自己的身体比法界还大把法界包著的,还有声名远扬“了不起”的法师说十方世界只有释迦佛陀一佛别无他佛,说第八阿赖耶识就是真如自性等等,愚痴浅薄到闹常识笑话的地步!还有那些以供养钱财多少来决定其在佛教团体中地位高低的贪婪妖僧,那些身披袈裟手举经卷,讲经说法却完全背离佛陀教戒,甚至明目张胆改革甚至废除佛陀戒律的妖邪恶魔等等多得数不清。同样的,藏族中有证量显赫的大圣德,如莲花生大师,释迦迥乃大师,玛尔巴大师,密勒日巴祖师,无我母大师,岗波巴大师,杜松钦巴法王,第七、八世大宝法王,宗喀巴大师,颇帮卡大师,持明赤松德真法王,日古温波仁波且,贡嘎仁波且,降巴格西,多智钦法王等等等等。但也是同样,藏族佛教徒中还有很多虚有其名的假圣人,例如有那么一个地道的藏族人,而且是一个身份地位相当崇高的藏密某派法王,当他经历了一点世俗压力的时候,竟然产生阐提因种,殊不知这一念生出之时,已经下了地狱种子因,他本来就不是该派前代真法王的转世,除了依葫芦画瓢学了一些传承经教皮毛,装了满脑子错误知见外,毫无实证境量,且满心狭隘的我执凡夫境界,不仅是凡夫,还是凡夫中的差劣者,依止这种意破佛门第一重戒而犯五毒恶罪的人,我们能从他那里学来什么?学他的痛苦?学他的羸弱?学他的悲伤?学他的阴暗?学他的心魔?还不用刻意学,只是依从这种人便已经犯下密乘根本十四戒,必须与之同堕地狱,想学佛成就结果学到了十七层“三时极感石磨地狱”中受无数兆亿年的无间大痛苦,到了那地方,真不知还有谁会去崇拜这种借用“正宗血统”侥幸钻入法王袍的凡胎秽物?另一个地道的藏族人,也是地位崇高的一派宗师法王,名声响彻全球,却公然在他的著述中说佛经是佛陀写的,连初入门的小哲巴都知道佛经是五百罗汉集结而非佛陀所写,一个法王宗师竟然闹出这种常识笑话,依止这种水准的人,众生又能学到什么?再如他满怀的嗔恨,就因为他自己行为的不如法而受到真正圣德的冷遇,便公然叫嚣要将满载佛像的宝典佛书扔进垃圾桶;因为他自己做某事失败却迁怒于护法,竟派人砸毁了护法像!这嗔毒破戒劣徒,地狱的烈火已经烧到他的脚下了,众生怎么能依止这类地狱种性的人解脱?这些人都是正规藏密宗派的领袖人物,从外表看无论哪方面都是那么地道,摆起架势来比谁都老练,修法仪轨,摇铃打鼓,藏文诵经,持咒结手印,样样齐全,但那如演戏般的妖丽动作又能怎么样?他们根本没有掌握真正的佛法,他们无力从轮回中解救众生,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学懂佛法,彻底无法解脱,那些华丽光鲜的外在形式拿来有什么用?

所以说,理论知见正确与否,掌握佛法证量与否,这全在于个人的实际修为,圣凡之别在于自身证量,跟身份地位民族等表相没有关系。其实这类概念我一直在讲,可依然有很多人被邪愚之见侵蚀过久,未能从心底里彻底剥开形式主义的假壳。因此,希望大家能真正明白,我们在择法的过程中,所需要鉴别的唯一只有“是否掌握了真正的理论实证圣量派佛法”这个关键,而不是任何其他外在形式。佛菩萨再来的圣者们降生在哪一个族类,那是随众生的因缘而致,圣德们有能力从轮回中解脱众生决然不是因为他们具有了某个民族的血统,而是因为他们真正掌握了实证圣量派佛法。

如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那是任何一族之法都不能望其项背的无上伟大实证圣量佛法,不说别的,仅“蓝台印证”两个雕塑,便让狂妄冒称的假圣者伪佛教徒胆寒心颤,不敢正目登台印证,所以至今为止无论什么宗派的高士能人哪个敢来?为什么他们个个面对“蓝台印证”汗颜却步?哪怕两千万美金的鼓励依旧无人敢试身手,因为那种圣量实在是自己口袋里没有的东西,掏不出变不来啊!对此,喜欢帖民族标签的人作何感想?你到是说说哪个族才有最真的真佛法?也许你依旧不服,嗤之以鼻,坚持认为自己的师傅才最了不起,那行,我可以请设立“蓝台印证”的机构公开邀请你师傅前来印证,一切旅途食宿费用你们不用负担,而且只要你师傅能拿出本领来完成蓝台的成就,我保证他稳妥领得两千万美金,并尊奉他为大菩萨转世。但可惜,我可以量定你师傅无论平时如何滔滔不绝似有三头六臂,只要站在蓝台面前,他将彻底现出凡夫相,束手无策,毫无智慧,做不出来!凡夫就是凡夫,遇到佛菩萨的圣证量,原形就会现出来。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无圣可及的,一个小小的例子即可说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认证附议,由几十位正宗藏族血统的藏密各派高僧大圣德发起,请问咱们藏族佛史上哪一位大德法王仁波且得到过如此广泛全面的认同?谁能从古今中外再找出一位来?对此那喜欢帖民族标签的人又作何解释?最重要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弹指之间让众生起死回生,两小时之内让普通众生进入虹光身境界,任运生死于反掌,找遍整个娑婆世界,还能找出谁有这种证量?在这么伟大惊人的佛陀圣量面前,只有白痴才会把民族看得比佛法更要紧。

请各位行人记住,第三世多杰羌佛、释迦佛陀、十方一切诸佛的全部佛法里,没有任何族类差别,只有唯利众生的佛陀光明境界。无论哪一个民族,哪一种肤色,哪一个阶层的众生,随其各自因缘,都有资格成为佛弟子、成为具量者。而所有的佛弟子,只有修行与证量的层次差距,没有任何世俗种类族群之贵贱高低!

二.佛陀与区域

在某论坛,有人发出这样的责难:第三世多杰羌佛既然那么厉害,为什么不留在家乡,连家乡父老都不管了吗?

我想这个人不应该首先质问第三世多杰羌佛,而应该先质问释迦佛陀,质问莲华生大师,质问达摩祖师,质问阿底峡尊者,质问密勒日巴祖师,质问东渡日本的鉴真大师等等无数圣者祖师们,他们个个离乡背井,八方传法,为什么不留在家乡,连家乡父老都不管?尤其是观世音菩萨,他老人家成佛之前还不是我们这个地球的众生,跑那么老远来到地球娑婆世界渡众生,您原来那个世界的众生就不管了吗?

这可怜的人儿,彻底的不通经藏,你把缘生法起弄懂就不会闹这种痴见笑话了,这是多么愚痴罪孽的众生啊!佛陀们,菩萨们在何处渡众生,是随众生的法缘而定,故而佛法中为无缘不渡。某地众生与该佛陀或菩萨的法缘于某时成熟,佛菩萨便当于那时前往那一处渡脱那一方的众生。某处众生法缘尽了,佛陀或菩萨自当离开某处。如释迦佛陀灭渡,是由于娑婆众生的法缘已尽,佛陀当与新的缘起相应,释迦佛陀才离开了这个世界。佛陀没有管谁不管谁的凡夫分别行为,所有六道众生都是佛陀的亲人,都是佛陀要渡脱的对象,但法缘成熟的时机有所差异,一切渡生法度都当依于因果,顺于时缘,方可真正达到救渡的目的。因此,佛陀渡生没有区域性的差别,佛法在哪一族类中弘开,全在于众生的因缘成熟与否,一切尽在佛陀的大悲观照法缘之中,劣智凡夫凭借自己的意识去猜渡以至愚痴恶语,只是为自己种下深重的罪业之因而已。



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脱
拉 珍

 

《鉴别圣者的级位》刊出后这段时间,从各种渠道传来不少询问。有的人很高兴找到一个清楚鉴别真假圣德的方法;有的不相信文中坦白剖析的佛教界圣者队伍现状,认为言过其实;有的人通过金刚力表法鉴别,恍然明白了很多真相,对某些妄称大菩萨的活佛法师感到失望,同时也为自己的成就前途担忧,不知该何去何从;有的人却认为身为弟子,总拿这个标准那个标准去衡量师傅,是不是不妥当,会不会引起反感?还有的人就文中的一些具体法义提出了学术知识方面的问题。问题太多,无暇一一应对,便将这些问题统摄成一文,总括而言之。

对这些询问,我不愿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式的肤浅表面作答,而想请大家在提问之前,先站到一个极其重要的主轴上反观自己,看看自己在判断择法时,是否偏离了这个主轴?事实上,当我们时时握紧这根主轴来思考判断,很多问题自然而然就变得简单清晰起来,甚至不问自答了。这根主轴是什么?——解脱。

解脱,将众生从六道轮回的痛苦中解脱出来,这是佛法存在于世的唯一目的。相应的,解脱自己,也才是佛弟子修行学佛所应有的目的,离开解脱这个主轴而学佛,都不是正道。至于菩提心解脱众生,那是自觉以后的事情,此处暂不细述。那么,非世俗功利目的,纯净地为了解脱成就,依金刚力表法鉴别师资,目的只为避免错信邪师而堕落,因为人生光阴非常短暂,一旦走错路误了时间,解脱就无望了,因此为求真能解脱自己的佛法而鉴别师资,有什么不妥当呢?当我们聚焦于解脱,就会自然而然过滤掉那些与解脱成就无关的身份地位之类外相形式而思考到一个问题:眼前这人的证境证量到底能不能让我得到解脱?当我们聚焦于解脱,便不会不知去从,而自然思考到另外的问题:到底拥有什么样的证量才是真正的圣德,才有能力带我解脱?真实的解脱法在哪里?怎样才能学到?方向瞬间清晰敞亮。而当我们聚焦于解脱,那些尘世风波,诸如在真实不虚的认证书上造罪造孽之类谩谤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事情,就会变得很无聊很可笑,因为你的焦点早已落在第三世多杰羌佛任运生死的实证圣量佛法上,无论什么人说什么做什么,无论他们闹得怎么喧腾编纂得怎么真切,都无法颠破那真真实实让众生得到大成就大解脱的佛陀圣量!

那么反过来说,如果一个所谓的佛弟子,他在读过《第三世多杰羌佛》宝书之后,或者他在实际了解到有那么多人修学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而坐化圆寂、生死自由、金刚不坏、虹身成就、证量超然、解脱无碍,他却依然迷惑,几句世俗是非就让他满腹疑虑,甚或嗤之以鼻,此时有一点我们可以断定,这人不是冲著解脱成就来学佛的,因为解脱成就的事打动不了他,解脱成就不是他的目的,他根本不明白学佛是为了什么,他已经昏聩到自己骗了自己都还不知道。那么如果一个所谓的大德仁波且法王,无论他被捧得多高,号称多大的菩萨,当我们看见他在了解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大量的成就事实,了解到第三世多杰羌佛任运生死的实证圣量佛法之后,依然无动于衷不以为然甚至诋毁诽谤,我们就应该十分清楚地判定,这个大德或仁波且法王根本就不是真圣者,他不但不明白解脱众生这回事,连他自己也定然没有解脱,他是骗人的假圣者。真的菩萨圣德必定极其关注众生解脱之事,一当他知道什么地方有快捷成就众生的佛法出现,他会立刻动容,会高兴,会赞叹,会主动亲近,会鼓励弟子前往依学,因为他的目的就是行相对菩提心和究竟菩提心,让众生解脱嘛。假圣者则不同,从一开始他就不是出于解脱众生的目的而登上‘圣位’,所以越是伟大,越是能利益众生的实证佛法,越是与他的行为相反,也就越会增加他的反感,因为他是凡夫,拿不出圣者的实证圣量来,所以这些实证圣量就会成为他敛财捞名的绊脚石令他恼火。这就像早年间我遇到的一个外地人,说他火车票、钱什么的全都丢了跟家人也联系不上,要我给他一点回家的路费。好,既然你的目的是回家,那我就帮你回家,我说我帮你买车票买吃的,再跟警察联系保证安全送你回家,但钱不会给到你手上,他便黑著脸走掉了,为什么?因为他是骗子,他的目的并不是回家,而是骗钱,你真跟他兑现回家的事就等于挡了他的财路,他就不高兴了。假圣者便是如此,他们的目的不是利生,而是利己,口口声声说解脱成就,可当你真拿解脱成就的种种真实法度证量跟他兑现,他就狗急跳墙了。

其实,若遇到真正的大圣德菩萨,你基于求学佛法的单纯目的,通过金刚力表法鉴别他的师资,他绝不会反感,一来他本身具有那样的证量他不怕鉴别,二来这法度的出现是十方诸佛菩萨对众生的悲心所显,他的菩提心愿正与此相应,所以他会欢喜。他来到这世上的目的就是让众生成就解脱,因此他巴不得众生赶快来鉴别,然后赶快安下心来修行,好达成他救度众生的目的。真圣者最会为众生的成就著想,一旦他感觉自己的证量或因缘不能顺利度脱某个众生,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将这个众生推荐到证量更高或与之因缘更加相应的大德那里去,只要众生能解脱成就,让他做什么都可以。真正的大菩萨大圣德也从来不自称是某某菩萨再来,不管他们能拿出什么样的证量都是非常谦虚谨慎的。只有假的,没本事冒充菩萨的凡夫和践踏众生解脱慧命的妖魔,才会用大旗虎皮虚张声势遮羞或害人,只有他们才畏惧反感鉴别。

所以,当我们牢牢把握住“解脱”这个标尺,去面对所遭遇的人和法,举佛陀法度而鉴别之,真、假、圣、俗及各种修行中的轻重缓急,全都一目了然了。

再比如有人问到我一些佛学知识方面的问题,同样是这个道理,先聚焦于解脱这件大事,再反思一下深究这些问题会不会耽误自己的行持。如反复问到阿罗汉与辟支佛的关系,罗汉们的成就境界到底是什么状况等等,站在解脱这个主轴上看,行人将时间精力纠缠在这些问题上,基本上是攀枝寻叶,本末倒置的。理论当然要学,但为理论而理论,沉湎于无关自我成就的枝节,是永远无法成为实证圣量派一员的。简单的说,当你研习的某种理论知识,并不能对你目前的修持产生实际指导效用,这个理论知识相对于目前的你,就是无用的戏论。关于罗汉证量状况的问题,佛经里都有记载谁都可以查阅到,我也可以引经据典滔滔不绝,但有什么用?那是别人的庄园,跟你没有关系,你了解得再多它也是别人的变不成你自己的,研究那些还不如自查一下十善四无量心落实情况来得有效。行人通过《鉴别圣者的级位》这一文,所应了解的重点,所应摆正的知见,在于如何依于金刚力的表法,为自己建立起正确的判断择法标准,要让自己清楚,什么样的佛法证量,什么级位的圣德才真正具有解脱众生的能力,才值得依止,这才是重心,这才是此文的目的所在。修行最怕知见不正,而现在佛教界的假冒伪劣圣者实在太多,大略估算了一下,不是很准,这世上被称为圣者的人当中,千分之九百九十八都有问题,知见不端正,而他们当中千分之九百八十以上都是假圣者。有位大圣德说:这个估算数字很不准确,假圣的比例远远不止这些,否则蓝台印证的两千万美金到今天至少已经有人拿到几十次了,但那蓝台至今没人做得了,因为这些人根本没有圣者的智慧。所以,行人啊,一千个高呼圣者菩萨的人当中,到底有几个是真的,我们可以自己算算。止虚假充圣之妖风,用正确的知见和法度帮助众生安全归入佛法正道,以便其学到真正的实证圣量佛法步向解脱,这才是佛菩萨将金刚力表法测试法度留存于世的目的。

佛弟子里面还有种人,执著于自己的凡夫见地,看不见也拒绝看见充盈这末世,刀劈斧砍都难以破除的黑业重障,总沉湎于自己的想象,认为天下依然太平,寺庙丛林兴旺,经咒声声响亮,讲经说法不断,高僧大德林立,没有什么问题嘛,于是嫌这个言辞过激,嫌那个杞人忧天,殊不知上当受骗者中,这类人占大多数。这类人的思维焦点不在自己的解脱上,也不在众生的解脱上,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讲经说法的那种形式,持咒诵经的形式,团体机构的形式,身份地位的形式,人际轻重的形式,语言说词的形式等等,这些形式的繁荣美丽是他们陶醉的重点,与其说他们在学佛,莫如说他们在赶集凑热闹。他们从来不去深究那讲经说法,说的是不是真能解脱众生的佛法?那经咒持诵有没有实际力用,能不能达致解脱?在那些法王仁波且法师大居士的教化下到底成就了几个人?到底有没有人学了他们传的法得到成就?他们自己到底成就没有?他们够不够能力将众生救出轮回?如果没有能力救度众生却还在这里虚张声势妄语狂惑收供养说假法,就已经是妖魔的行为了,我跟著这样的人会有什么结果?跟随他们的其他众生会有什么结果?会不会跟他们一起入魔堕落?人生这么短,我要怎样避免堕落而赶快学到真正的佛法?这些才是切肤于成就解脱的重大问题,而这些问题,只有当行人将思维焦点集中在解脱上,才能清楚看见。也唯有当行人聚焦在解脱上,才能辩清八方漫溢的黑业浊流,而倍加珍惜守护万劫难遇的佛陀正法。

曾经有个行人,得到一个什么破瓦法会的消息,说与会的几百人全都当场开顶插上了吉祥草,还看到很多人头上插草的照片,他激动万分的跑来告诉我。我哭笑不得,一把抓他过来,随手在他头上不同部位插了三根吉祥草,我问他:“你头上开了几道门?”他目瞪口呆,说:“应该只有一道门,为什么三个地方都插进了草?”我问他:“你开顶以后有什么特别吗?”他说跟平常一样。他迟疑了一下,突然脱口而出:“难道是假的?难怪我什么感应都没有!”那种开顶是假的你们知道吗?那种吉祥草你们要研究一下,它上半部分非常的轻,尾部比竹签还硬,而且很细,这东西可以在任何人头皮上插稳,那哪里是开顶,说难听点是插签。真的开顶我见过,那是实实在在的顶门头骨打开,豁开一条口,有的一指宽有的两指宽,而且开顶的圣者能任意控制顶门的开合,跏趺一坐即令其关闭,再一修法又令其打开。最实在的是,现代科技MRI核磁共振仪,能呈现出身体任何部位的物理性变化,经它照射,我们可以非常清晰地看见圣者的头骨赫然开裂,有的干脆凭空没了一块头骨,头骨上的肉也不见!但一当修法封闭,则完好无损。我可没说假话,因为我不会那么笨,如果是假的,人家要我提供圣者的核磁共振照片我拿不出来,根本不存在,那不是打自己耳光吗?是真的我才敢说。让那所谓开了顶的几百人去照个核磁共振,看看到底是头骨开了,还是头皮被戳裂了?或者让那召集法会插吉祥草的什么圣德仁波且尊者法王去照一个,让我们看看他自己开顶了没有?自己的顶都开不了,竟然弄一场给别人开顶的戏剧出来,迷得大家头插硬签东倒西歪,这是胡闹笑话,更是害人慧命的罪业。

所以说,形式是会骗人的,那些明著暗著称自己大菩萨转世的人,拿不出半分与大菩萨相等的证量,但借用名望人物的认证作为支撑,还能说会道得很,错谬理论也能讲几套,反正经藏上的名词术语整它一堆,历史背景祖师传承摆得玄玄乎乎,再加上些威仪阵势,什么摇铃插草提壶灌顶的,很多人被唬得服服帖帖,钱财、时间耗尽在这些假货身上,完全忘了审视其金刚力级别,最终换来的当然是无尽的轮回痛苦。正因为如此,佛菩萨规定了种种鉴别邪师凡夫的法度,尤其是金刚力表法测试,是最为有力的智慧破邪照妖镜,是众生成就的保护伞,这些尺度是法定的,有没有金刚力,有什么等级的金刚力,一照就原形毕露,所有外表形式的虚伪包装都会轰然倒塌。佛菩萨将这智慧金刚照妖镜递到众生面前,我们要懂得自取自用才行,不能将它束之高阁,而把时间耽误在一些无关成就痛痒的枝节上。经论不是不学,必须学,佛学理论必须掌握,但要掌握的是能够直接指导我们走向解脱的理论知见,必须聚焦在解脱这个中心上。我本人就是学论出身,在修学第三世多杰羌佛所传佛法之前,曾在经论的汪洋里奋勇了很久,结果呢,业力依旧沉重,成就依然遥远,不仅不得要领,反而徒增知障。三藏经论浩如渊海,繁如满天星宿,应该摘取哪一颗星才与自己相应而达成解脱,这是凡夫仅凭自己的能力终其一生也难以领悟的问题。这世上有许多学术家、佛学理论家,不仅未能解脱轮回,最堪怜的是到死都没闹懂佛法到底是什么。真正的佛法是理论与实践一体无分的实证圣量佛法,能实实在在将凡夫众生带出轮回的胜义方法才是真佛法。可惜大家很难有机会学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解脱大手印》,那才是真能解脱众生的伟大佛法,即便是未受内密灌顶的普通行人,只要如法实修此法之加行、正行、结行,也必定成就解脱无疑。这真是众生的巨大福报!据我所知,绝无妄语,就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讲授这部法正文部分的过程中,就已经有弟子因听闻此法而证入空性得到六通及变化。《解脱大手印》是唯独第三世多杰羌佛才有的法,是一切法中之最高精髓解脱大法,它不是空洞理论,完全是圣证量的实践,它不是繁星之一颗,是将满天繁星之光集于一体,融聚成一轮无与伦比光芒无际的太阳,有了它,众生可不再徘徊于佛法的汪洋不知取舍,而举目即见总纲,直取三藏佛法之精华,迅速成就正道!

聚焦于“解脱”这个主轴来树立一切佛法正见,认清并撇开修行途中的内外阻障,最终融入《解脱大手印》加行、正行、结行法中,这才是我们应该专注的修行大方向,也是成就解脱的快捷正道。

另:有行人问《鉴》文中“因明三支论起辩考核”是否应为“七辩”?否。文中是起辩,依宗、因、喻三支而架构立题起辩,辩诘经论义理。所检测的是三支运用的完整度、准确度及于每一支上所犯过患,以增益渡生所需辩才。

望行人你今后多花时间在修行上,勿滞留于这些漫无边际的理相,千万不要像以前的我,学一肚子经论,却大多空洞无用,虚掷光阴。拉珍文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你念佛欲求今生成就吗?请不要成为愚痴可怜之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